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汗中王个人门户

思考·行动·生活

 
 
 

日志

 
 

文言文四六级考试?还是休矣!  

2008-10-25 14:52:50|  分类: 纪录中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外语学习在高等学校还有个四级、六级的硬性指标,而文言文的学习能不能也立个规矩,定个明确的目标呢?”近日,云南师范大学教授彭国钧老先生认为,作为传载历史文化的文言文的命运实在令人堪忧,建议参照英语等级考试的方式,设置文言文的等级考试。

可以看出,这位老先生的出发点是好的,让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得以弘扬发展的确是每个炎黄子孙应尽的责任,但这个给文言文也设置一个四六级考试的提倡我个人却不敢恭维。

第一,中国学生的考试负担已经很重了,从幼儿园到大学,各种大考小考早已经把学生压得踹不过气来,许多学生心里面想的是,能少考一门功课就尽量少考。而且有的学校早已经把考试当作是教育的唯一目的,有的大学甚至是英语四六级不过就不给办法毕业证学位证,这样的考试只会给学生带来无穷无尽的压力,顶多也就是培养了学生的应试技巧,而不是实用的知识或者能力。在我看来,中国的考试已经够多够杂够无聊了,花目繁多的考试其实目的只有一个,有人靠考试赚钱罢了!

第二,我们讲,考证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掌握一门实用的技能,无论是英语四六级证书,还是计算机等级证书,或者是驾驶证会计证。掌握这些技能是我们立足于社会的基本需求。假如说文言文考证也是为了掌握一个技能的话,相对于各个企业事业单位科研机构使用广泛的英语,这个“文言文理解技能”在这个社会有多少实用价值?除非你打算从事历史或考古研究,我想,绝大部分人是不需要这种技能的。

关于这点,《南方都市报》的一条评论说得好:读懂了文言文除了和老夫子对话翻翻旧皇历沉醉于“五千年文明古国”中还能有什么用?修身养性?用白话文就不能修身养性?哲学?用白话文就不能搞哲学?文言文说清楚的东西,用白话文照样能说得清楚。这些经典著作,为什么没有“专家”来把它们翻译成通俗易懂的白话文呢———因为翻译成白话文后,这些东西就不再“玄”了,也就显示不出你们这些“专家”水平高了?西方的思想家著书立说是为了让人们明白一些道理,而我们却正在把自己的思想家们的学说搞成玄机莫测的样子,这种“半仙风格”说白了就是为了维护精英的“话语权”而已。

第三,现代青年的现代汉语都越来越差,一个通知或总结,都错字连天,我们的教育能让当代青少年很好地学会运用和表达现代汉语的能力,就很不容易了。连现代汉语都运用不好,就要他们去学用不上的文言文,还要达到某个级别,这简直就是荒废他们的青春啊!假如说要搞考试,那也是现代汉语水平资格考试更有必要。

第四,新文化运动以后,中国人开始逐渐摒弃文言文而采用简单直接的文言文,本身就是一种历史的选择。假如现在倒过来要大力推广文言文的话,是不是属于倒历史潮流呢?违背历史规律,终究是一件可悲的事,比如,袁世凯称帝。语言是伴随着人类社会活动产生的,它要随社会的进步而演化,少数人的意志是阻挡不了的。

说到文化,东西方在这点上有多少相同又有多少差异?起码在文艺复兴之前,二者这一点是通的:为了统治需要,用政教合一的方式禁锢人们的思想。东方人在对人性的研究,并利用其为已谋利比西方人更胜一筹。西方人最终是在自然科学上率先找到了突破口,而迎来了文艺复兴。当东方有人发现自已落后时,不是用科学的眼光向前看,而老是往后看说自已把老祖宗的传统搞丢了——你看我爷爷的爷爷的那辈是多么了不起,我们祖上先前比你阔多了!

其实,难道我们现在说的不是汉语写的不是汉字?这难道不也是我们文化的精华?当然,我也不是说在现代社会里面文言文就一无是处,他也有自身的价值和特色,只是为了文化的传承,通过普通的语文教学来达到这个目的就够了,要去研究远逊己成历史的部份也只是某些人的事,没有必要捆绑大众一起去。所以啊,推广传统文化本身是好事,但为此而设立的“文言文四六级”考试,还是休矣!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