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汗中王个人门户

思考·行动·生活

 
 
 

日志

 
 

我的大学(13):假装成古人,说现代人的事(下)  

2009-07-22 16:48:30|  分类: 城市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再续书接上一回。话说虽然遭遇了精武会之夜的不愉快,但后来的日子我还是乐此不疲的参与广州汉服朋友的一系列活动,比如冬至在麓湖公园煮腊八粥,比如在珠江新城的某住宅区楼盘做宣传,与从深圳远道而来参与的朋友联欢,更多时候是接受媒体的采访报道,于是后来,《南方都市报》《城市画报》《可乐生活》《佛山全接触》《大开眼界》《广州日报》等广佛地区的媒体上面都曾出现过我的身影,以至于第二年元旦走在佛山的街头居然还有人认得我,说在报纸上见过我。

经历了各式各样的活动以后,我又开始认识更多的朋友,值得一提的是同是在校大学生的“汉生”“汉源”兄弟,两人都是地地道道的广州人。“汉生”酷爱古典诗词,识得即兴吟一首好诗,对广州的历史文化了解深厚,常常是以导游、地陪的身份带我和小钟走遍广州的古老小巷文化遗迹,听他讲曾经发生在那一带的峥嵘岁月往事。堂弟“汉源”是一名驴友,喜爱摄影,尤其喜欢充满浓厚人文文化气息的乡村,据说他靠一辆变速自行车走遍珠三角所有城市的每一个角落,于是我就开始想象出一种“夕阳西下,青年人在天涯”的画面,这种浪迹天下的生活会是多么的豪迈!

还有“逐雁”,与小钟一样都是汉服复原的狂热爱好者,喜欢研究历朝历代特别是明代的服饰资料,他的想法和小钟完全是一致的,就是以尊重历史和人类发展规律为原则,“从哪里摔倒就从哪里爬起来”,以汉民族服饰的历史断裂的那个地方作为起点,重新“考古”“研究”,复制出一件正宗的标准的汉服。尽管两人目标一致,却往往会因为一些细枝末叶的问题争论个面红耳赤谁也不服谁,你看了他们拌嘴也许会觉得好好玩,但这正是他们对历史真相孜孜不断的探寻追求的表现。在我看来,他们两的友情可以称得上是伟大的友谊了,真正的朋友不是那种阿谀奉承吃吃喝喝的猪朋狗友。

嗯,值得一提的还有来自北京的小丰,她开了一家汉服店,每天穿着汉服过现代生活,虽然我对这种行为至今存在批判,但还是为她的坚持而感觉佩服。07年的时候一个女孩子穿着汉服坐火车走遍全国好几个城市与朋友汇合,其中一站是广州。06年的时候,北京一个记者对她们的活动进行了歪曲性的报道和恶性评论,给她们蒙受了极大的耻辱,于是小丰带头把这个报社告上了法庭。

还有很多的朋友,就不一一罗列述说了。总之,参与了这么多次的汉服宣传活动,让我收获最大的,是结交不少的朋友,以及阅读不同的人生。

但让我开始对汉服运动改观,是从07年春节前的一次聚会开始。那天的聚会每个人都必须要表演一项才艺展示,有表演沏茶的,有跳民族舞的,有唱歌的,还有人即兴诗歌朗诵的。轮到我时候我却一点准备也没有,只能当着众多朋友和记者的面前糊里糊涂讲了段“吃葡萄不吐葡萄皮”,摄影记者像看外星人一样惊讶的望着我,我一脸的无辜……我真的不知道有什么才艺可以展示的。最后还是“糖糖”替我解围,可我现在已经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

随着自己对“汉民族文化复兴”活动的逐渐认识加深,以及对参与过的这么多次活动的反思,我开始有一种感觉:这不是我想要的文化现象。

举个例子,都说汉服运动“是复兴不是复古”,但在真正的队伍中我似乎没看到有什么区别和体现。比如说服制,从夏商周到唐宋明的各种朝代的服制,都被他们穿出去招摇了。如果说复兴汉服的原因是“汉服的消失不是自然淘汰而是一场人为灾难”,那么已经被“自然淘汰”的汉服你又复兴起来干嘛呢?他们可以振振有词的告诉你,汉服的发展是个自然体系,是一脉相承的,不应该用朝代的眼光去看待汉服,否则你那就是片面的“朝代论”,把汉服等同于古装。甚至还有人撰文声称汉服就是体现自由的,还写有一些称颂魏晋“人性自由”的散文。可我认为,其他民族的服饰也会经过历史的发展变迁的,为什么人家就不会去穿戴秦汉时期的服饰呢?这样乱穿汉服和古装作秀有何区别?说的不好听,这种自由主义简直就是强奸历史!我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你带了一万元上街,买东西花了一百,然后被小偷抢了你的钱包,当小偷被抓了时候,你是否会让他把你自己的花掉的那一百元也要回来呢?很明显是无赖思想。这种自由主义意识形态长期以来对汉服复兴的损害不是一天两天可以体现出来,但确实很严重。

然后就是“作秀大于行动”,本来是希望通过参与汉服活动可以增加点国学知识陶冶一下情操的,但参加了这么多的活动,基本上都是穿上好看的衣服上街走走,遇见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就解释说“这是我们汉民族的民族服装”,然后所谓的活动就是一帮人聚聚,玩玩投壶等游戏,拍拍照片,或者吃顿饭,然后天黑退散……活动结束后我到底收获了多少成果?没感觉。貌似我们的活动无非就是给街坊邻居提供了一个茶余饭后嚼舌头的谈资而已,宣传效果有限得很。这样就能复兴汉服吗?我看未必,反而给人带来作秀的效果。这也难怪汉服运动红红火火搞了这么多年,还是难以引起大众的共鸣。在一年两年前,活动就是将汉服穿出去宣传,或许会有宣传效果,也的确有效果,让很多路人和媒体关注到了汉服的存在;但目前已经不是一年两年前了,穿汉服走上街宣传的这一种形式,其局限性已经其过时。要让汉服运动继续下去,必须对活动的形式做出更新,要更有文化品味在里面。于是大家开始寻思着祭拜各种先人了。但是难道穿着汉服整天想着拜祭这位祖先,祭祀那位神灵就是弘扬了中国传统文化?与其如此,还不如多排几场《梁山伯与祝英台》这类的话题到各大社区为群众义演,通过戏剧的方式来展示我国的传统文化不是比作秀更有意义?脱离了文化传承的“汉服复兴”运动永远只是一场哗众取宠的闹剧,这就好像你从来不过万圣节也不了解万圣节的含义,却非要摆一个大南瓜放在家里一样,拿无知当个性。难道我们现在复兴汉服仅仅只是为了一件衣服?

还有过度的商业化,最可怕的莫过于某些人接近洗脑式的思想普及宣传教育,这一点咱就不说了,实在可怕,简直就是党中央的政策叫板……

汉服运动,看起来好像是为民族文化复兴做贡献,但有时候在我看来,更像是一群人心中各自有一套小九九,假装成古人,说现代人的事。

过年的时候,参观了舅公的书房和墨宝,然后他忽然悄悄把我拉到一边,语重心长的告诫我:“衣服穿得好看没用的,不如学一下写书法画国画更好啦……”

那一刻我无语凝咽。是啊,为什么我们连自己身边最基本的民间文化都不去接触认识,却刻意追求汉服所带来的“文化含义”?

带着“治病救人”和“自我反思”的批判心态,我先后在网络上面发表两篇文章,一是《今天我狠狠的教训了一群穿汉服作秀的年轻人》,以调侃的手法讽刺shower们的行为,shower们恼羞成怒,开始对我发起攻击,于是我再发表《我为什么要批判汉服运动?》的评论文章,严厉指出当汉服运动只能是孤芳自赏,却容不下砂子,接受不得异类的声音,面对批判,没有反思,只有谩骂和反击的时候,所谓的汉服运动还能有发展吗?倘若用一套服装来包裹自己,掩饰自己的无知,正如方鸿渐用一纸文凭来遮羞。

文章里面引用了一段网友评论:“想我汉服,源远流长。尚书益稷,以正典章。束发右衽,汉家儿郎;断发文身,蛮夷之乡。变通则达,遂有灵王。胡服骑射,复我北疆。秦汉为裾,隋唐作裙,宋着褙子,明穿深衣。世易时移,上衣下裳。如今小子,借尔荣光。沐猴而冠,断发着装。身无佩饰,也谈汉妆!弃其菁华,取其糟糠。貌似神离,大言乱邦。诗经离骚,表面文章。兼容并蓄,方能图强。呜呼汉服,死而不僵。黄泉有觉,来品来尝。呜呼哀哉!”

可想而知,这激烈的言辞再次引发轩然大波,某网甚至有人叫嚣着要“灭掉我”,我哈哈大笑。如果说“汉服爱好者”连这样善意提醒的反思的文章都不能接受,认为文章过激、作者有病的话,那么其他批判的文章不知道他们看完是不是会自杀。连这么点带有刻薄却是善意的批评建议都无法接受,我真的很难想象靠这些人怎么去面对汉服复兴的风浪,怎么去“复兴汉族,复兴民族文化”——真的,这是一个喊口号的年代,喊口号远远比亲历亲为容易得多。我是喜欢汉服,但我也会继续对汉服进行反思和批判,这才是我的作风,汉服运动绝对不是阳春白雪容不下批评的自我欣赏性质的运动,没有批评永远没有进步和发展。我相信理性的思考分析永远比感性的自我感觉良好强多了。从前时尚哈韩哈日的,现在还有哈汉的。真是的,难道猴子与人的区别就仅仅是有没有穿衣服吗?

除了小钟、汉生、逐雁他们之外,基本上我把“汉服爱好者”得罪光了。既然我“不被欢迎”,于是进入2007年以后,我逐渐退出了这个圈子,除了和小钟他们一直保持着联系以外,所有活动和采访均不再参与。我想,我还是应该修心养性的学习几样真正有利于民族文化复兴的技能吧,做人还是有点内涵比较好。

 

(下回预告:继续讲讲网络下面的故事,这会是当演员啦)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