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汗中王个人门户

思考·行动·生活

 
 
 

日志

 
 

我们需要媒体开放日,更需要开放的媒体环境  

2010-06-11 17:02:15|  分类: 纪录中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月6日这一天,“相约在传媒”佛山传媒集团开放日活动启动,佛山新闻中心摇身一变成为嘉年华“游乐场”,来自我市五区和广州的热情民众前来赴约,享受佛山传媒人精心策划的文化盛宴。这是佛山传媒集团继去年首次举办开放日活动后,再次与市民零距离亲密接触。在一整天的时间里,参观市民充分感受佛山传媒集团服务市民服务城市的真挚诚意,体会佛山传媒集团问计于民的诚恳态度。佛山传媒集团党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刘宁说:“由于传媒在当今的信息社会中越来越重要,与受众沟通的效率越来越高越来越方便,举办传媒开放日活动,既是传媒对社会的开放,也是市民对传媒的开放。”

   我想,类似这样大型的让受众了解媒体、让媒体问计于受众的“开放日”活动,在全国范围来讲还是非常罕见的,在这一点上,佛山传媒集团走在了全国的最前线,其深远的媒体意义不需要我进行过多的阐述。不过,站在个人的角度,作为一名资讯的受众,我们更需要的是万众同乐的媒体的开放日,还是为民请命的开放的媒体的环境?

   屡屡被临时撤稿的报纸、严禁报道的事件、制作好的电视专题节目被禁止播出、不正常插播在境外电视新闻中的各种公益广告、一刷新就“该页面已被删除”的网站新闻……这类情况几乎每日都在发生,目前国内的新闻环境大家心知肚明,并非如官方宣传的那样自由又开放。

   每每遇到类似情况,不明就里的人只能谩骂媒体的懦弱无能。其实我觉得大多数时候大家都冤枉了媒体工作者了。在当代中国,新闻工作者已经慢慢从追求社会责任感与使命感的“无冕之王”演变成只为求两顿安稳饭的普通就业者。他们的公民意识,早已经被来自上面强迫的各种条条框框消磨贻尽,所谓枪打出头鸟。就我的个人理解来说,作为一名新闻工作者,最高兴的事情本来就是要“唯恐天下不乱”,只有出了大新闻大事件他们才能有新闻可做,报纸才有发行量,电视节目才有收视率,网站才能有流量。现在倒好,这个不让报,那个要求低调处理、正面宣扬,媒体的公信力因上级部门的限制而逐渐消失,不再是人民的喉舌,倒像是政府的传话筒和受气包。

   有些时候吧,我们看新闻会听到一些令人愤怒的消息,具体是什么消息我也忘记了,我举个例子,比如说“某某部门宣布水电气价下月上调百分之多少多少”。对于生活在水深火热中,拼死拼搏也只有那一两千多工资的穷苦百姓来说,看到这样的消息真是怒不可遏,纷纷蹦出来怒骂有关部门的决策者们“吃人还不吐骨头”。眼看着民怨越来越火爆的时候,这个“有关部门”赶紧出来“辟谣”,说此前的都是“假新闻”,是“媒体的误读”。我从来是不相信这些所谓的“媒体误读”的说法的,因为按照我国的权力惯例,这样的媒体早就被要求停顿整改开除几个负责人的,但我从未听过这方面的消息。我承认我有时候是个阴谋论患者:我觉得很多时候我们的“有关部门”就爱放烟雾弹试探口风,发现风向不对劲立马把所有的责任推卸给媒体,媒体成为了政府公共决策失误的替罪羔羊,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啊!

   “富士康”跳楼事件接二连三的爆发后,有不明真相或者说是不愿意接受真相的人大声指责,责怪一切都是媒体的错,若不是媒体的大肆炒作宣传,才不会给这帮脆弱的员工造成灰暗的心理暗示。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的感觉,但仔细想想,倘若富士康跳楼事件从一开始爆发就对外封锁了一切的消息,就能阻止自杀事件的发生了?这帮劳动者就能得到理所当然的加薪和待遇提高了?廉价劳动力就能得到全社会的尊重了?媒体又不是下蛋的母鸡,别什么屎盆子都往媒体身上扣。你说是媒体的大肆炒作宣传才导致富士康跳楼事件,我倒是想问问,为何媒体同样不遗余力大肆炒作宣扬的要怎样关爱员工、怎么为职场人士排减压力、怎么进行产业转型的报道又不见那么多的老板们和工人们重视起来?你如果说是部分媒体不负责任的死命恶炒,我更要问问,在中国这个充满新闻审查制度的国家,是什么人让这些不负责任的报道出街的?他们的主管部门乃至上头领导是不是更应该承担为此酿成的恶果?我再要问问:媒体每天同样不遗余力大肆炒作宣扬的“不要随地吐痰、不要乱过马路、讲文明懂礼貌、不要犯法、不要贪污公款”,怎么就不见那么多人乖乖听话遵守呢?

   在很多“思想无比正确”的人们眼中,“信息封锁”是对“维护社会稳定”的最好方式,所以,只要把新闻控制好了,三聚氰胺奶粉是喝不死人的,幼儿园的孩子是每天都生活在甜蜜与安全中的,拆迁户都是主动积极配合政府的城市改造工程的,官员们都是淳朴善良与民同悲同乐的。总之,不管“负面事件”是否发生,只要保证“负面新闻”没有流传出来,只要大家都不知道了,整个社会就变得又和谐又精神的了。在这些在“思想无比正确”的人们脑里,社会不稳定,都是媒体惹的祸,是这些媒体让全天下人民惶惶不可终日,他们却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负面新闻”的报道往往是督促政府乃至国家进步的最有效途径,对“负面新闻”的控制,本质上就是在纵容包庇着一种看不见的犯罪!

   在当代中国,公仆们的“仆人”意识还非常的薄弱,往往是挂了个尊贵的头衔职务称号以后就忘乎所以了,咱这帮“屁民”面对他们,还真是屁也不敢放一个,真是“妹仔大过主人婆”。在这个时候,只有媒体这个第三方的介入监督才有可能将这个不正常的关系扭转回来。你看就像“神医”张悟本,都“行走江湖”那么多年了,一点事儿也没有,今年不小心被醒目的媒体曝光了他的行骗手法以后,这下倒好,这个那个的有关职能部门全部都跑出来邀功了,一个说他没有行医资格,一个说他的“悟本堂”是违规建筑要拆。事后诸葛亮,事前猪一样,我就纳闷了,这位江湖游医行骗江湖那么多年,那本什么养生书卖得红红火火的,难道在媒体曝光之前就没有一个行政管理部门注意到这个人的吗?作为“国家公仆”,你们就不能主动点,做好自己的分内事,非要媒体拿针刺一下才动一动,那还养着你们干吗,吃闲饭挥霍纳税人的钱?如果我是人大代表,我干脆建议赋予媒体执法权算了!

   因为此,我特别不喜欢政府部门直接控制管辖媒体的运作,我不相信有几个政府部门愿意每日被媒体舆论批判得鼻青脸肿自讨没趣的,他们也要面子的啊,他们每天做了多少亏心事,他们真愿意接受公众监督吗?无非是做个姿态以示自己廉政罢了,要不然,为何总有那么多新闻事件被禁止发稿、播报啊,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是什么原因。他们总是斥责流传于民间的种种“不明真相”的谣言,但他们从来不把真正的“真相”告知与众,也太滑稽了,你要我明白事理,你总得我得到真相才可以的吧!基于当代“公仆”们的意识,我是不大相信在他们管理之下会有多么开放的媒体的环境的。我一直觉得,媒体应该作为一个独立的国家机构,脱离于任何部门的管辖而单独存在,从而真正负担起舆论监督的作用。不过在中国,你觉得可能吗?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