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汗中王个人门户

思考·行动·生活

 
 
 

日志

 
 

纪录中国2010·文化篇(1):解构权威的年代  

2011-01-12 16:01:07|  分类: 纪录中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壮不努力,老大装文艺。惭愧惭愧,我可不是什么研究文化的人物,顶多也就是小学学过几年美术,中学写过一年小说,大学穿过汉服装大尾巴狼……我对文化的理解是半桶水的,要我写一个专门的很文艺的文化盘点实在有难度。我关注的角度,是那些已经成为公共事件的文化现象。

    岁末年初,不堪寂寞的曹操终于出土了。几十年的“世纪谜团”忽然唰的一下有了结果,难免让人产生各种时空错乱的感觉。所以,一场长达一年多的“曹操墓”真假之辨的大讨论没完没了:12月27日,河南文物局召开新闻发布会,称尚未发掘完毕的汉魏大墓为曹操高陵。2010年1月28日“曹操墓”获得国家文物局“倾向性认可”,6月,曹操墓正式被评为“2009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8月21日,由“反曹派”主要人物学者倪方六发起的“三国文化全国高层论坛”认定安阳“曹操墓”在发现和发掘过程中,存在人为策划、蓄意造假的行为;学者“闫沛东”更是声称手头上掌握“曹操墓”造假的铁证。正当我们翘首以待围观这出碰撞的时候,过了一个国庆假期,无论是“反曹派”还是“挺曹派”,忽然都偃旗息鼓没有任何消息了。

    我在一个网站专题发起了一个投票,问“你赞成考古队不回应这次质疑风波吗”,结果有18.52%的人选择了“支持,这年头唧唧歪歪的小人太多了,一点实事也不干”。我认为,事到如今,面对外界的种种质疑与猜测,“曹操墓”考古队已经没有任何可以保持沉默的理由了,是骡子是马,拿出来溜溜。“曹操墓”事件已经从单纯的学术性事件演化成为考验政府诚信力度的公共事件了。围观“曹操墓”,我们看到了各种经济、功名利益之争萦绕在里面,只可惜了曹爷,死后也不得安宁了。

    耐人寻味的是,这边厢还在争论曹操墓的真假,那边厢则开始寻思着挖掘刘备墓、孙权墓,大概想凑一桌玩三国杀;襄樊花了一亿多更名为襄阳,只是为了与南阳争“诸葛亮故里”这块名片;正定和临城也在为“赵云故里”而打嘴仗……没话说,感谢祖宗给后人留下如此瑰丽的文化遗产,不然会有多少“啃老”的后人们会饿死啊!

    继续说点和三国有关的话题吧。今年五月,天空一声巨响,“史诗巨作”新《三国》闪亮登场,让“交口”这位影评人赞不绝口,同时也瞎了不少人的狗眼——反正我是没看过这么穿越的“史诗巨作”的,看到“让战车飞”的战场我就笑,“宁可我尿天下人不可天下人尿我”的那段坏了我的胃口。屁话太多,节奏太差,台词超烂,造型恶心,看完前面几集以后已经被雷得里焦外翠。不过欣赏水平与口味都是个人的喜好问题,没有谁的结论就是绝对权威正确的,所以,面对他人和自己相抵触的看法观点时候,大可不必动怒。公正点来说,新《三国》在人物塑造上的亮点也有不少,但各种不合逻辑的硬伤也层出不穷。对比起当年旧版《三国演义》上映时候的万人空巷,新《三国》最大的不幸是诞生在一个网络吐槽的年代……不管如何,这部电视剧上映一个星期就能“鲜花与板砖起飞,口水与溢美齐举”,在这个“围观就是力量”的年代里面,新《三国》已经赚翻天了。至于说新《三国》是否能成为一代经典,那就有待时间考验了——看十年以后电视上是否每到寒暑假就重播这个戏,市面上是否还有此剧的正版影碟售卖就一切知分晓,所谓“大浪淘沙”嘛。虽然我始终觉得新《三国》的市场价值等同于电影《赤壁》,影响力价值远远无法超越旧版《三国演义》……

    这是一个解构权威、消解经典的年代,所以对待此起彼伏的电视剧翻拍名著行为完全不需要过分激动震怒,反正拍不拍是导演的事,看不看是你的选择,心态放平和点。正所谓娱乐圈嘛,就是注定被人娱乐的地方,莫要较真。好在有了新《红楼》的铜钱头与诡秘电子音乐,新《三国》也变得可爱了那么点点。

    4月6号,央视接到有关部门下发的通知,要求在央视今后的转播中必须屏蔽一些外文的缩略词,例如“NBA”、“CBA”和“F1”等。NBA以后叫“美国职业篮球联赛”,CBA叫“中国男子篮球职业联赛”。而近日,新闻出版总署也出台类似“禁缩令”,要求在汉语出版物中,禁止出现随意夹带使用英文单词或字母缩写等外国语言文字。于是网友们开始恶搞起来了:首先CCTV就要屏蔽掉自己先,然后出版业请把“ISBN”改成“国际标准书号”。表面上来看,这两场“灭字母”运动似乎是在为保持母语的纯洁性,但世界上有哪一门语言是永远纯洁的?有本事你拿三千年前的“纯洁母语”来描述一下当今这个年代?最莫名其妙的是,在这个神奇的国度里头,连中文都讲不顺溜的小孩子从进入幼儿园开始就要为英语奋斗终生,某些非外语专业的高校的自主招生考试不考语文只考英语,大学考不到英语四六级就不给发毕业证书,出来工作,即使是中文系的毕业生找一个掏大粪的活,也得要英语等级证书……在这样一个病态的教育环境下,你还好意思谈论“母语纯洁”?

    说道这个语言文字的问题,7月25日,广州上千喜气洋洋的民众自发走上街头,庆祝亚运会开幕倒计时110天,与警察蜀黍打成一片,气氛十分融洽。是的,广州人民在撑粤语。有外面的朋友称广州的这起群体性事件体现的是这个城市居民的狭隘与自守,可如果真这样的话,为什么还有那么多广东的年轻男女纷纷学英语学日语,泡韩剧?我承认的一点是,在这场撑粤语的运动中,的确有不少的狭隘人士做出不合时宜的过激行为,但这不能代表一个整体。而一位中山大学历史系的教授针对此事件振振有词地表示:“广州话其实并不需要捍卫,因为根本不存在广州话出现生存危机的问题。”可是你见过有哪个学校为了推广普通话,小朋友下课时候用自己的母语来聊天都要罚抄书、罚站、扣分、请家长的?在广东就有!我们总是在提倡保护、捍卫我们的民族文化、传统文化,那么,同样作为民族传统文化的一个分支,方言怎么就不需要我们捍卫了?对一种语言的保护我们并不能仅仅停留在“有人说就可以”的层次,我们需要捍卫的,不仅仅是“听”和“说”的权利,更是方言背后的深层历史传承、文化内涵,还有在这种方言影响下的我们的思维以及生活方式,保护方言,就是要保护当地的文化和思想,还有他们的性格。

    这的确是一个解构权威、消解经典的年代,就连我们一向被奉为不可置疑的“圣经”的语文课本在这一年也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种种挑战。先是有一个民间研究团体发布研究报告,指出众多小学语文教材存在多篇内容失实的文章及常识性错误,报告引起了轩然大波;当各地教材在新学期到来时经历了大换血,鲁迅的文章亦经历了一次该不该走出中学语文课本的广泛讨论;与此同时,一套20世纪30年代由叶圣陶主编、丰子恺插画的小学教科书《开明国语课本》受到家长孩子的热捧……我很侥幸的是,在我升高中之前,高中的语文课本进行了一次重大的改革,把《为了七十二个阶级兄弟》这类政治斗争色彩浓厚的文章几乎都删除掉,成为一本真正意义上的文学教材。而重新审视我们从小到大习惯的语文课本,不禁要问,这到底是语文课本还是政治课本?语文课存在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是人文关怀还是价值输出?

  评论这张
 
阅读(2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