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汗中王个人门户

思考·行动·生活

 
 
 

日志

 
 

从现在开始,做个末日生存者  

2011-03-16 16:44:05|  分类: 纪录中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得不说,生活在佛山这个城市还是有比较放心的安全感的,起码就我所居住的这个地方,没发生过地震或洪水,台风倒是每年都要经历过一两场,但基本没带来多少的人员财产伤亡损失。要说最恐怖的,也应该算这些年见过的两场龙卷风了,一次应该在04年时候吧,根据新闻描述,那一年的龙卷风就在离我们村子几公里外的地方呼啸而过;另外一次则在我们村后面,把工厂屋顶都掀飞了,所幸的是都没造成特别大的损失。基本上这座城市风调雨顺,鲜有极具破坏性的天灾人祸,我们也乐得舒心自在。

  然而先哲讲道,“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生活在这个现实的世界里面,就从来没有绝对的安全地方,就像是南京,好端端的一个地方,谁也不知道地下管道会突如其来的爆炸,活活断送了13条鲜活的生命。日本那边更是可怕,地壳说震就震了,也不跟大家打个招呼,最要命的是那汹涌而来的海啸,水漫金山般地覆盖了整个城市,别说躲了,你连跑都跑不过人家。好吧,就算你侥幸捡回来一条小命,这会儿又说核辐射泄露了,这下真是够坑爹、够玩儿蛋的了,多么悲戚的人生!

  除了天灾,还有人祸。早些年的元旦约了广州的朋友在元旦那天过来这边玩,结果在祖庙路一带遭遇了严重的人流,那天的人流量多到你不敢相信,就像一个瓶子大小的蜂巢里面聚集了上万只蜜蜂,而这些蜜蜂又争先恐后地从那狭窄的出口往外挤……红绿灯已经完全阻止不了那些乱穿马路的行人,公交车只能被挡在人潮外面,交通几近瘫痪。假设,我是说假设,这时候人群里面出现一个反社会心理的人举起了屠刀,又或者有汽车失控的话,那将会是怎么可怕的局面!

  表面看起来风平浪静的城市,背面竟然隐藏者如此多的潜在危机。其实突如其来的意外事故未必最可怕,恐惧与慌乱才是最有力的杀手,就像高楼大火的事故里面,造成伤亡的人员并非因为烧死,而是被浓烟呛死以及不适当的自救方式带来的次生伤害。面对灾难,有人选择随遇而安,相信既来之则安之,总有解决问题的办法的,实在没有的话,大家抱在一起死也不枉费白活一场了。

  可正如我们所熟悉的广告词“生命无take 2”所言,死亡是一件无需着急去做的事情,再者,当遭遇死亡的威胁时刻,你真有勇气坦然面对生命的离去?反正我承认我怕死,我还想在这个世界里面多活几年。

  听说现在的都市里面出现一个叫做“生存主义者”的人群,一直在不断地“武装”着自己。他们把都市人不安全感发挥到极致,生存欲望强烈,并且思行合一的实践者:他们把写有自己名字、血型的小块不锈钢牌子挂在胸前,即使睡觉洗澡也不解下来,只为了防备因地震造成的房屋探讨,好方便救援人员及时识别自己的身份并迅速提供救助;他们出门在外必须携带一个装满多功能折叠刀、强光手电筒、各种应急自救药品的皮包,以防不测……也许在我们大多数人眼中,这些人就是个神经病,完全庸人自扰,可实际上我们的这个社会就是缺少了一种危机意识和教育,看看我们的学校,几乎都把地震演习变成演戏了。

  这些年来从新闻里面目睹了各种的自然灾难和意外事故后,除了为逝者同情与祈祷外,更多时候我会想,假如我身处其中,该如何脱险?不知不觉中,我也成为一名“生存主义者”,当然现阶段的我还没到那些真正意义上的生存主义者,随时随地带着各种应急物资,坚决不去拥挤的场所那样的境地,但我会小心翼翼地为自己尽可能避免各种潜在的意外,比如我会准备在家里放一个装有水、干粮、药物等物资的应急包,随身携带一个哨子方便自己向外界发出信号,遇到高度拥堵的地铁或公交车,宁可等待下一趟也不挤上去,在陌生的环境下必须首先找出安全出口的位置所在……

  我是不是有点杞人忧天了?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未雨绸缪总比亡羊补牢要好很多的吧。羊都丢光了的话,补牢还有什么意义可言呢?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这张
 
阅读(6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